Selbstmord

热爱菲菲尔德、米洛和贾老板。

哭了呜呜呜
AI杀人事件))

这个也太符合我那篇莱花的设定了呜呜呜
幼驯染一级棒
我要写后续.jpg

碎碎念

热可可和蛋酥卷这个tag是开来放我的碎碎念的(??)

于是我要开始碎碎念了

——

我真的好想写Milo和Andy的角色拉郎哦呜呜呜

主要想写的是Peter Petrelli和Peter Parker的闺蜜日常

不系

就是觉得  两位pp都是超级有责任感超级温柔甚至让人心疼的天使呜呜呜想写两位天使互相治愈什么的(?)

而且两位都是!超级好看的!温柔的!棕色眼睛!!!(你这什么逻辑啊)

我要试着写写看.jpg

【莱花】少年

今天脑内的一点点废料,可能会继续写()真的非常废料。

ABO(Lex!A!/Eduardo!O!)(斜杠有意义)

未成年

相当ooc,大概(肯定)

樱桃糖果香甜到发腻的古怪味道在口腔内弥漫开来,Eduardo不禁去想象鲜红的糖果融化开来的样子,就像是,油画课上用到的红色颜料或者是,血。他的喉咙因为这个奇怪的想法而有些发紧,于是他抬头看向面前金发的Alpha。

“Lex……”他微微仰头,脆弱的颈部毫无遮掩地暴露在Lex视线里,在阳光下,他的皮肤白得几乎有些刺眼,“Lex?”对面的人没有回答,于是Eduardo又试探性地喊了一声。

下一秒一双冰凉的手就附上了Eduardo的脖子,对方低得过分的体温让他下意识低呼出声。

“Hush……My Bambi boy……It’s a gift.”Lex凑在他耳边轻声说,Eduardo并没有听清楚他在说什么,只是感觉脸颊蹭到金发有点不舒服,于是偏了偏头,而这个动作就像是年轻的omega把腺体送到了Lex眼前,于是Lex轻轻啄了啄男孩散发着甜蜜气味的后颈,然后加大了手上的力道,骨节分明的手指几乎要嵌入他的脖颈处细嫩的皮肤。

Eduardo小心地挣动了几下,意识到自己无法挣脱之后也就安静下来了,呼吸的能力被那双手和隔着衣服落在肩侧的一个个吻慢慢剥夺,口中那股古怪的香甜愈发浓郁,舌尖发疼。昏迷过去之前Lex放开他了,然后把这个过分细瘦的omega拉到自己怀里,像是在安抚哭闹的婴儿一样拍着他的背脊。

夏日炎热的空气一下子灌入鼻腔,Eduardo感觉自己的气管几乎要被灼伤。

“It’s a gift.”Lex亲吻他的耳尖,“Do you like it?”

Eduardo不知道Lex说的礼物指什么。还未从窒息带来的恐惧中缓过来的大脑又被Lex身上的信息素味搅成一团浆糊。礼物?那颗糖果?那个几乎要杀死他的动作?还是那些意味不明的吻?

“Yeah.”他听到自己回答。

Lex的喉中爆发出一串像是带着咳呛音的含混笑声,他推开Eduardo,这让Eduardo控制不住的颤抖起来。

“little cherry……”Lex的嘴角依然上挑着,他皱了皱鼻子,“My sweet little liar,you are scared. You don’t like it.”他看向Eduardo那双湿润的甜蜜眸子,“But……”

You'll have to lump it even if you don't like it.

Eduardo跟着Lex的口型一起念出来。

“Good boy.”Lex拨开一颗糖递到Eduardo嘴边,因为室外的高温,硬糖有些化掉了,粘腻的糖水沾到了Lex的手指上,Eduardo顺从地咬过那颗糖果,然后把Lex指间的甜腻舔得干干净净。

And you’ll love it in the end.

hhhhhhhhhh是闪亮加菲

加菲生日快乐!!!!

[翻译][Heroes] Love's the Burning boy (AO3及SY存档)

Little Fall of Rain:

终于翻完了大长篇上半部的第一章……


现在SY还挂着,为防止lofter屏蔽,贴个AO3地址存档好了~


AO3: 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11309490


--------------------------------------


6.29


SY已经好了,于是补上链接


SY:http://www.mtslash.net/thread-231683-1-1.html




三个地方都会持续缓慢更新……

让我看看哪对不幸的cp要被我拉过来写文...!!
Nathan Petrelli X Peter Petrelli...!!!!!
我好喜欢他们呜呜呜呜呜(顺便那个红本本肯定是结婚证)(其实不是)(官方真残忍)

不知道在哪看到了P1于是我就去改了一堆最近疯狂吸的cp……(?)
最后一张无cp名抱图随意

【斯哈】Snape的26行诗

absent缺席
你习惯于缺席任何重要的场合,就比如婚礼,直到宴会结束了我才在角落里看到你的身影。你说你不小心迷路了,然后递给我你攥在手心的蔷薇。

berry浆果
你看到我来了,便又抓起一把浆果塞到嘴里。果汁从你的指尖滚落,顺着手腕流进衣袖,把白色的布料染得鲜红。

cage鸟笼
“这里就像是鸟笼。”你每次都不满地指着窗户上的雕花,于是我把所有的玻璃都卸了下来,碎屑却刺进了我的心脏。

escape逃脱
你觉得冷,所以逃脱了,尽管你知道在我身边可以温暖起来的。

fade褪色
你给我看你初入学时拍的集体照,相册里的相片几乎完全褪色了,你绿色的眼睛里闪烁的光芒也一并消失不见。

grace优雅
这次的宴会你没有缺席,你的舞姿优雅得使我们所有人惊奇。

hope希望
你说过继续这样下去会很累,但是只要有一点希望,你都不会离开。但现在已经看不见希望了吗,我的爱?

illness疾病
所有人都说你病了,无法治愈,于是我看向你苍白的脸。“没有关系,可以治好的。”我听见你笑了。

joke笑话
你厌恶几乎世间一切,包括我们一起度过那些个沉痛的日子时一直反复咀嚼的所有笑话。你砸碎了很多东西。

keep留住
我一直有很大的私心,比如想要保持着和你之间令人羡慕的相处模式,比如想要留住你。

love爱情
你一直不相信这些若有若无的东西。“那是假的。”你看上去十分肯定,但是当我吻上你的嘴唇的时候你却开始动摇了。

mistake错误
我犯了很大的错,所以我经常会忏悔,但这完全不可饶恕。

noise嘈杂
你每天都从梦境里尖叫着醒来。你说这个世界太嘈杂了,几乎让你没办法听清自己的呼吸声。

oath誓言
“这就和爱情一样虚伪。”你指着词典上这个词汇的释义,然后用哭泣一般的语调说着。

painting油画
你说我是音乐家,而你是画家,那么我们就会那么相配,但你却一次一次撕毁你已经完成的画卷。

quarrel争吵
争吵不断爆发。你沉默的样子让我心寒。

remember记住
我再次翻开相册时,才意识到我一直清晰地记着你。

shine光
你不喜欢阳光,所以我一直把窗帘拉紧。

teacher老师
你从来没有称呼过我为老师,因为你觉得这样有些奇怪。我也这么觉得,因为他们都在商量着是否要把我开除了。

useless无用的
好多语句和行为都是那么的无用,这些都不能挽回已经消亡的东西。

violin小提琴
你对于小提琴一窍不通,但却沉迷于描摹那光滑的木质表面,白色的琴弦被你涂上红色,再也无法发出任何乐音。

weakness软弱
是我的软弱把你推上风口浪尖,然后粉身碎骨。

xanadu世外桃源
“那是个世外桃源。”你向我解释着,“但是如果没有你我也不会开心起来。”

youth青春
我说过愿意陪伴你度过你的整个青春,然后陪你一起走向死亡,那么我就会做到。

zero零
你说我太傻了,竟然会想着再次从零开始结局便会有所不同。

很好我知道我写了个乱到没人能看懂的东西……那我来解释一下下??
大概在十九世纪初的欧洲故事吧……但是显然也没参考什么历史背景……就是我们Snape先森是个老师,也是当时的一个音乐家,他的一个学生也就是Harry,是个抑郁症患者。Harry和Snape相爱。但是Snape不久之后就被迫和一位女子结婚,Harry自杀,Snape开出现幻觉,也开始回忆,零零散散的一些过去的事情穿插Snape的懊悔和悲痛。Snape自杀。然后这其中还有一堆小伏笔??还有类似于暗喻之类的东西???估计真的比较……暗……暗到没人能看出来吧……

哦   真 的 乱 啊,真 的 好 乱 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