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lbstmord

热爱菲菲尔德、米洛和贾老板。
(我是小号以及经常跳坑和失踪)

【荷兰菲】Love Story

荷兰Peter Parker(有能力)  X  加菲Eduardo Saverin

一句话剧情:Peter终于和一直暗恋的Saverin学长有深层交流了,虽然一上来就把人弄哭了,而且是以没想到的方式。以及,赞美酒精和上帝。

推荐BGM:Chasing Fire—Lauv   Close to you—Lucian / Jasmine Sokko

其他及预警:哈佛,欢脱向,流水账,脏话多,吐槽流,ooc,傻白甜,无脑校园恋爱剧,ME两人是BFF设定(没有伏击),SE两人也是BFF(没有互相看不惯),HE,4000+

预警警:我cue了很多次上帝

预警警警:其实是为了和群里的旁友证明我真的会写小甜饼的产物,所以真的很傻乐

不是车,有敏感词所以搞图链。

点击观看小年轻快乐恋爱

以及  我  爱  傻  白  甜

【Jewnicorn】Both

随便写的,发一下,不打tag,我也真的不吃这一对,我只是喜欢这种相处模式——而且我不觉得他们之间有爱情(。)

Andrew是个非常、非常擅长让别人喜欢上他的家伙,Jesse想着。

“I fell in love with you.”在第二场派对的时候,明明没有喝醉却脸颊通红的Andrew带着一身灰雁伏特加的味道靠在他肩上——他比Jesse高一点,所以这个动作有些吃力,于是Andrew开始笑——他又开始笑——这真讨厌,好像所有的事情都值得他开心一样——好像他很开心一样。

“Me too.”Jesse这么回答了、但是他知道Andrew只是非常、非常擅长这么做。

他好像喜欢所有的人,他好像擅长——擅长去喜欢所有的人,擅长表达——擅长表达他喜欢所有的人。

他很温柔——这真讨厌。

 

Jesse有些时候也会有挺微妙的好感,对Andrew,不自觉的,因为他们两人确实有共同话题,因为他们两人确实性格相近又是两个极端,因为他们两人在戏里的关系也非同一般。

因为Andrew确实容易让人亲近。

因为Andrew说过他每次看到Jesse都会有无尽的喜悦从灵魂深处涌出,因为Andrew说过他戏里戏外都与Jesse坠入爱河。

因为“爱让每个被爱的人都无可豁免地去爱。”

因为——这真奇妙。

我们为什么每次在否认或者弱化自己的情感的时候,都喜欢找正面理由?好像“爱”是某种错误一样,好像“爱”不该出现一样,找出这些理由,让“爱”看起来更理所当然所以方便去原谅或者忽视?

Jesse无端想起Andrew,Eduardo拿着酒瓶时微微弓起的食指关节。

 

Andrew轻轻拿手肘碰Jesse的后背的时候,他几乎是一瞬间就意识到是Andrew了,故意僵直了背脊慢慢回过头去,装出被吓到的样子,Andrew抱着那顶滑稽的草帽笑得前仰后合,这挺有趣的,他们就像是真的至交好友一样,刻意浮夸,但是又因为这些无趣的举动而莫名感到欢快,Jesse也勾着嘴角。

“Hey,Jesse,我们,”Andrew终于停止了大笑,但是棕色的眸子里还是溢满着笑意,“我们去吃点什么?”Jesse点了点头,于是Andrew开始念叨起周围的面包房,或许是英国人常有的口头禅,他说了很多次“You know”,Jesse喜欢这样,听上去就好像他一直在话题内一样——他其实插不上话,他没怎么在意昨天纸杯蛋糕上的糖霜,事实上他都没吃过——这么一想Andrew这个口头禅或许是出于体贴,所以,哈,这么一想还有够暧昧的?

Andrew看了一眼亮起的手机屏,系统消息,Jesse不知道怎么想到了,于是突然问,“你知道twi和FB上,都有在刷我们两个的么?”

Andrew懵懵地摇头,说实话他不太会用这种社交软件,而Jesse当然也没有搜索自己的闲心,只是看到有人@自己的消息,竟然是自己和Andrew的合照,还配文“sweettttttttt”,不知所措地点进底下的jewnicorn tag里,眼角疯狂跳着草草看过几篇实在,um,奇怪的文,之后,决定再也不点进去。

“他们把我们写成恋人。”Jesse突然说。突然,太突然了,在意识到自己问的问题里有多少潜台词之前,视网膜就先一步捕捉到了Andrew慢慢红起来的耳尖。

“我是说,这挺,有趣的,”Jesse模糊不清地解释,“对吧,我们是朋友,但是他们却写我们接吻,”他突然,又是突然,接着说了下去,“还有做//爱。”

“Jesse!”Andrew有些时候实在脸皮薄,羞恼地、嗔怪地、又软绵绵地瞪着他,几乎要抬手去捂Jesse的嘴了,“怎么想到说这个?”

我们靠得这么近,真的可以接吻。Andrew有些时候也实在控制不住自己脑内的想法,于是在Jesse不明所以的注视下, Garfield先生整张脸连着脖子都染上了薄粉。

接下来Garfield先生又飞快地转身跑开几小步,看上去轻盈得像是鹿类或者年轻学生,再回身,也不看Jesse,视线飘忽着,又说了遍那句他一直挂在嘴边的话,“I fell in love with you.”

Jesse愣住,一时间分不清这是表白还是玩笑,半打趣般问,“Mark Z or me?Eduardo or Andrew?”

Andrew不说话了,只是咬着唇腼腆地笑,过了好久才回答,“Both?”

 

后来Jesse回想起来的时候,觉得两人之间最开心的时光不是万圣节,而是那次。

Andrew站在已经亮起的路灯下冲他笑着,一如既往地温柔。他不知道自己有没有脸红或者握紧拳头——他不记得自己当时的反应了。

Both,这算个回答吗?

Both。

语无伦次的repo!
终于收啦!!!
包装得超级好呜呜书角都好好的完全没有皱!!!
由于找不到玫瑰所以放了白水晶!!!(没有什么联系)
在脑子里想了一大堆结果还是不知道该怎么说
反正就是  这本书超棒超温暖啊啊啊啊!!我无法用言语表达oanivdubaihiedija(话废哭泣)!!!!感谢 @望北之川太太呜呜疯狂赞美 !!

我真的苏花朵苏到没救

疯狂在写all的边缘试探(冷静)

【荷兰菲】别让我走

荷兰Peter Parker X 加菲Tommy D

一句话剧情:黑尔舍姆不但研究克隆人还研究时空穿梭。

预警:有一点点肉渣,有很奇怪很啰嗦的比喻,大量暗示(其实有一大部分可以正常阅读不用管因为我也不知道我写的暗示到底是什么意思),可以看做开放性结局(其实不可以)

字数不多2500,我删得不能再删了,感觉太长了剧情过于拖沓。

匆忙写的  bug和ooc算我的((

之前发的被屏蔽了啊啊啊啊啊肉渣都能被屏蔽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尖叫)我搞了个链接上来,可能会影响到阅读体验,抱歉

+++

我的爱人!

雨中破碎的孤舟

纸页般苍白的、破碎的灵魂

 

01.

Peter在去洗手间处理伤口的路上遇到了那个男孩。

对方没有注意到自己,只是微微仰着头看墙壁上张贴的画,半长的金棕色的头发因为他的动作而蹭到了白皙光洁的后颈。他穿着一件婴儿蓝的长袖衫,衣料的边角卷着由反复浆洗带来的白色细小皱褶,看上去古旧又单薄。

Peter朝男孩那边走过去,顺着他的目光抬头看向那张画,那是一副失败的水彩作品,加了太多水所以显得过淡的蓝色作为底色,把劣质的纸张浸湿,风干后纸面皱巴巴的,看不出画的原意,只能看到交叠晕染的混乱色彩上一条条清晰的、隆起的纹路,像是海面上的波浪,质感看上去却奇怪得像是某种塑料制品表面。

“Hey,”Peter出声,和他打了个招呼,“你不是这所学校的吧?”

“Hey.”男孩从凝视某种珍奇的唏嘘表情中回过神来,看向Peter,像是学语的幼儿,小声地重复了一遍他发出的第一个音节,声线甜糯,焦糖色的眸子里是幼鹿一般的温和干净,在看到Peter手臂上的伤口之后变成了惊慌和担忧,他近乎急切地上前一步,轻轻地抬起Peter的手,盯着那处还渗着血的裂口,“这是怎么回事?”他问。

“一点小刮伤。”Peter有些不自在地缩回手臂,“我是Peter,Peter Parker.你为什么会在这里?”

“Tommy.”男孩露出一个微笑,并没有回答后面的问题。

 

02.

第二次见面的时候Tommy还在走廊上看着那副画,春日午后浅金色的阳光透过玻璃顶上攀着的爬藤植物细枝间的缝隙洒落在他的发顶和肩膀上,像是某种不属于这个维度的脆弱生物,或许是天使,但这总让人联想到死亡。

Peter感到呼吸有些困难。

“你很快就会离开吗?”

“为什么这么问?”

Tommy扬起嘴角直视着Peter反问,眸中的笑意甜蜜得几乎要化为实质溢出眼眶,伴随着微凉的风掀过衣角带起的窸窣声和遥远得像是来自于浅层梦境的下课钟声,猛地卷席过整颗心脏。Peter突然觉得自己大概误入了由Déjà vu(1)组成的平行宇宙,余光里模糊摇晃的树叶和教学楼窗户玻璃的反光拼凑成一个熟悉无比又光怪陆离的世界,直到走廊另一头传来渐渐靠近的脚步声,才回过神来似的抓起Tommy的手跑起来。男孩的手温凉,修剪整齐的指甲轻轻戳着Peter的手心,但还是乖顺地任他握着,步伐被带得有些踉跄。

跑到空无一人的花坛后面,Peter才停下了脚步。Tommy轻喘着,有些埋怨地看了Tom一眼,语气却温和,“你跑什么?”

“有点小麻烦。”Peter眨了眨眼,后知后觉地意识到自己还拉着对方的手,有些尴尬地急忙松开了,“对不起。”

“为什么?”Tommy又笑了起来,他们的距离近到Tom抬眼就能看到他被阳光染上浅金色的发梢。

Peter有些眩晕,可能是因为刚刚的快跑,也可能是因为Tommy泛着薄红的耳尖。

他在问什么?是为什么而奔跑?为什么而遇到麻烦?为什么而道歉?

“我不知道。”

Peter说。

 

+++

Rotting corpses touched this spring?

It is with flowers, spit out the gas into the soft;

When the photochemical aromatic, these flowers

Like the ground stars, the death of burning brightly,

And laughed at the soil with creeping maggots;

All death and resurrection. Only don't mind

To be invisible lightning destroyed, like a sword

But in the scabbard before? Oh, just a shine,

Hot atom is melting away in the cold quietus.

(2)

 

03.

 “那是一首诗吗?”

Tommy坐在栏杆边,被过宽的裤腿松松垮垮包裹着的小腿小幅度晃着,像是在品尝什么美食一样小口小口咬着涂着草莓酱的吐司,声音因为咀嚼的动作而变得更加腻软,这让那些词汇也仿佛涂满了甜蜜的果酱。

“阿童尼,老师让我们背的。”Peter撇嘴,“其实我都不太知道这是什么意思。”

“我只看过圣经,Bill从集会(3)上买到的。”Tommy顿了顿,接着把心思放回解决掉这片吐司上。

“你很喜欢草莓酱吗?”Peter换了个话题。

“umm,是的。夫人不让我们吃太多甜食。”Tommy吃完了吐司,又认真地舔干净指尖上的碎屑,才回答了Peter的问题,“但我喜欢草莓酱。”他抱怨着。

“甜食让人觉得开心。”Peter附和,“天气开始热起来了。”

 

04.

“我给你找到了这个。”Tommy从长裤口袋里拿出一盒音乐磁带(4),“我还没有听过。”

Peter家里有老式收音机,是从在街角卖旧物的老人那里用一盒彩笔换来的,他想了想,然后小心地拉住Tommy的手,“去我家听?”

他们从消防梯爬上楼,从未上锁的窗户里跨进卧室,一起挤在Peter铺着细绒毯的床铺上,带着奇妙的仪式感把磁带放进这个蒙着一层薄灰的机器里,按下镶在侧边的黑色小按钮,暖色的旋律一下子填满整个房间。听上去就像是飞快倒流的时间,像是相隔甚远的、却丝缕纠缠的缱绻爱意,又像是扑面而来的阴霾和其后的亮色光线。

Peter侧头看着Tommy,他靠着墙壁,微阖着眼睛,在阴影里浓黑的睫毛像是濒死的蝴蝶的翅膀一样,无力地小幅度扑闪着。

Peter凑过去吻他的脸颊。

 

05.

Peter过了很久都没有见到Tommy,所以再次见到的时候他上去给了那个身材拔高却愈发细瘦的男孩一个拥抱。

“我这次可以待很久。”男孩的声音轻快,“不过下次可能会隔很久。”

“我都快要以为这是一个梦了。”

“我也是。”

Peter带Tommy一起坐公车去了Fort Tilden Beach,其实这片海滩不适合深秋,小雨将沙滩上原本就不多的游客冲刷得干干净净,云层和海面似乎被浅灰色连接在了一起,海平线模糊不清。过低的体感温度让Tommy打了个冷颤,把手指缩到暖灰色昵衣(5)的袖子里。

“这儿真美。”他说话带点可爱的鼻音,可能是因为天气太冷了。

可以看也可以不看的肉渣

“别让我走。”他说。

“我爱你。”Peter吻着他的肩膀回应。

 

06.

Peter以为这是他和Tommy的最后一次见面。

Tommy剪了短发(6),看上去更加瘦削了,他站在路口,只是看一个背影Peter就能认出他来。

他看上去像是一只初学步的小鹿,向前走的时候轻轻跃起,脚尖向上抬着,眼看就要被一辆飞快驶来的巴士撞上,Peter飞快上前把他拉回人行道,吓出了一身冷汗。

Hey.Tommy冲他笑笑,“很久啦。”

“你能确定这不是一个梦吗?”Peter吻他上翘的嘴角,“你为什么剪头发了?”

“我不知道。”Tommy小声说,Peter不知道他在回答哪个问题,“再带我去一次海边吧。”

 

07.

Peter按下收音机的按钮,可是这台老旧的机器已经不能发出任何乐音了。

Peter在电脑上输入了曲名,暖色的旋律一下子填满整个房间。听上去就像是飞快倒流的时间,像是相隔甚远的、却丝缕纠缠的缱绻爱意,又像是扑面而来的阴霾和其后的亮色光线。

 

+++

Darling hold me

And never let me go

 

00.

“我们如何确定这不是他们的梦境?我是说,谁又能断言未来就是如此?”

“但是在这之后——他们也没有再去探寻答案的能力了。”

 

【END】

 

(1)既视感,详情百度

(2)雪莱的《阿童尼》第20节

(3)原电影有翻译成拍卖会或者大丰收的,我个人觉得应该是集会or跳蚤市场

(4)原电影配乐《别让我走》

(5)原电影中Tommy的装束

(6)原电影中Tommy在和Kathy和Ruth再次相遇的时候是寸头。

——

:啊啊啊啊写得我头疼  原来准备些开放性结局的  可是ummm现在看来就是BE了XD(……

::快去听别让我走啊啊啊啊啊神仙歌

:::好啰嗦啊这篇文啊啊啊啊啊(哭)

::::我也不知道我有没有写出来,但是其实结尾的意思是黑尔舍姆的实验被终止了,因为有谣言说其实他们只是给克隆人们服用可能会导致幻觉的一些药 物,而不是所谓的时空穿梭(也就是说其实如果你想的话你也可以把这个解读为  Tommy的幻觉或者梦境x)(喂)

:::::还是我也不知道我有没有写出来,但是其实我想写的是他们两个都有种模模糊糊的关于【这一切到底是什么】的猜想,但是都没有问出口,这是一种  明明近在咫尺却触不可及的诡异距离感  不安全感  惶恐  fahfuqpfwgfchde这种情感我肯定是写不出来的qqqqqqqq

R.I.P

哭了呜呜呜
AI杀人事件))

这个也太符合我那篇莱花的设定了呜呜呜
幼驯染一级棒
我要写后续.jpg

【莱花】少年

今天脑内的一点点废料,可能会继续写()真的非常废料。

ABO(Lex!A!/Eduardo!O!)(斜杠有意义)

未成年

相当ooc,大概(肯定)

樱桃糖果香甜到发腻的古怪味道在口腔内弥漫开来,Eduardo不禁去想象鲜红的糖果融化开来的样子,就像是,油画课上用到的红色颜料或者是,血。他的喉咙因为这个奇怪的想法而有些发紧,于是他抬头看向面前金发的Alpha。

“Lex……”他微微仰头,脆弱的颈部毫无遮掩地暴露在Lex视线里,在阳光下,他的皮肤白得几乎有些刺眼,“Lex?”对面的人没有回答,于是Eduardo又试探性地喊了一声。

下一秒一双冰凉的手就附上了Eduardo的脖子,对方低得过分的体温让他下意识低呼出声。

“Hush……My Bambi boy……It’s a gift.”Lex凑在他耳边轻声说,Eduardo并没有听清楚他在说什么,只是感觉脸颊蹭到金发有点不舒服,于是偏了偏头,而这个动作就像是年轻的omega把腺体送到了Lex眼前,于是Lex轻轻啄了啄男孩散发着甜蜜气味的后颈,然后加大了手上的力道,骨节分明的手指几乎要嵌入他的脖颈处细嫩的皮肤。

Eduardo小心地挣动了几下,意识到自己无法挣脱之后也就安静下来了,呼吸的能力被那双手和隔着衣服落在肩侧的一个个吻慢慢剥夺,口中那股古怪的香甜愈发浓郁,舌尖发疼。昏迷过去之前Lex放开他了,然后把这个过分细瘦的omega拉到自己怀里,像是在安抚哭闹的婴儿一样拍着他的背脊。

夏日炎热的空气一下子灌入鼻腔,Eduardo感觉自己的气管几乎要被灼伤。

“It’s a gift.”Lex亲吻他的耳尖,“Do you like it?”

Eduardo不知道Lex说的礼物指什么。还未从窒息带来的恐惧中缓过来的大脑又被Lex身上的信息素味搅成一团浆糊。礼物?那颗糖果?那个几乎要杀死他的动作?还是那些意味不明的吻?

“Yeah.”他听到自己回答。

Lex的喉中爆发出一串像是带着咳呛音的含混笑声,他推开Eduardo,这让Eduardo控制不住的颤抖起来。

“little cherry……”Lex的嘴角依然上挑着,他皱了皱鼻子,“My sweet little liar,you are scared. You don’t like it.”他看向Eduardo那双湿润的甜蜜眸子,“But……”

You'll have to lump it even if you don't like it.

Eduardo跟着Lex的口型一起念出来。

“Good boy.”Lex拨开一颗糖递到Eduardo嘴边,因为室外的高温,硬糖有些化掉了,粘腻的糖水沾到了Lex的手指上,Eduardo顺从地咬过那颗糖果,然后把Lex指间的甜腻舔得干干净净。

And you’ll love it in the end.

hhhhhhhhhh是闪亮加菲